无标题文档
抢尸背后的逻辑:遗体是证据 也是筹码
 
    2013年7月17日,又一名小贩成了城管暴力之下的“冤魂”,当人们还在疑惑瓜农“意外死亡”的结论下得如此之快的时候,湖南临武县上演了一场“抢尸大战”。官方对“抢尸”的解释是:已征得家属同意的“协助转运遗体”。在抢尸事件中,尸体往往被当做死者家属讨回公道的工具,而当事的另一方,则千方百计胁迫家属处理尸体。除了武力争夺,还会把赔偿金和尸体的处理捆绑协商。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,却为何抢尸事件频现?
 
 
抢尸事件为何频现
官方为避免群体性事件:怕受害人家属“闹尸”  

  尸体是不会暴动的,这是显然。然而,尸体可能是危险的,抢尸行为考虑的主要不是疾病学上的危险,而是社会学上的危险。2009年6月19日晚,湖南邵阳警方在邵东县一民宅抓赌时,两名男子从事发地坠楼身亡。6月20日凌晨,死者家属在家中祭奠时,数百公安和武警人员“抢走了死者尸体”。有邵阳官员在解释抢尸事件时称,抢尸是为吸取石首事件的教训,“怕天亮后围观群众越来越多,事情闹大”。[详细]

  尸体是一个具有凝聚力的标志物,而没有这个,很多可能造成群体性事件的因素就不复存在了。在参与过抢尸的警察杨旭看来,“警察抢尸体”,虽有点尴尬,但也是为了“维稳”。“如果家属拿尸体要挟,真的把尸体抬到市政府门口,不仅影响市容市貌,对老百姓影响也不好,就变成一个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了。”杨旭说。[详细]


2009年6月21日,永隆大酒店

尸体是重要证据:少数存在“毁尸灭迹”的嫌疑

  2010年,都江堰民工雷某因讨薪被砍死,事后,警方将死者遗体运至殡仪馆。在众工友看来,是出动大量警力从案发地“抢”走遇害者雷某的遗体。对此,官方的解释是,按照殡葬法等法律规定,为了保全证据,警方通知殡仪馆前来保管尸体。[详细]

  虽已是一具尸身,却也并非不会说话。如记者发现,石首事件死者涂远高脚背有多处血痕,颈部背面也呈血色,另外胸部还有一处较为明显的伤痕;邵阳事件中,死者李智勇的胳膊和小腿处有严重破损,“不能排除坠楼前曾遭殴打”……[详细]

  尸体是查究死者死因的关键证据,公安部门急切地抢夺尸体,难免有毁灭证据的嫌疑。一旦尸体被公安部门抢走,公安部门可以火化尸体,自行出具尸检报告,使尸检报告有利于肇事者一方,规避、减轻肇事者的法律责任。即使死者亲属对报告质疑,由于尸体已火化,证据灭失,死者亲属无法请可信任的公安部门再次“尸检”,当地公安部门出具的“尸检”报告成为唯一。死者亲属信也得信,不信也得信。[详细]


临川学生溺水

尸体也可以是无奈的筹码:处理不积极 只得“挟尸要价”  

  尸体作为死亡的直接显示,可能作为一种道具,也可能作为一种筹码,参与到死亡以及与死亡相关的各种事务中来,例如抬尸抗议,例如善后谈判。

  去年8月,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3少年不幸溺亡,网友微博爆料称“临川警察太伤人,打捞不给力,抢尸很积极”。临川区官方发布回应称,警方与遇难者家属发生争执的原因是,情绪失控的死者家属拦阻省道中洲大桥,造成交通中断,并扬言要将尸体抬到群众休闲的河滨广场。[详细]

抢尸拉锯战:警方扮演尴尬角色
各级相关政府部门参与:副市长亲自与家属商谈

  2010年,车祸受害者张厚明被医生诊断已死亡,却在送殡仪馆后发现还活着,经两小时抢救后才不治身亡。这起离奇的“死而复活”交通事故,不再只是一件单纯的医疗纠纷,警察亦介入处理,甚至发生了特警抢尸的冲突。

  针对此事,内江市委常委以及一位副市长,亲自与死者家属商谈,现场指挥事件处置。他们还成立了以市委、政府副秘书长为组长,宣传、卫生、公安等部门和区政府领导参与的领导小组,负责该起交通事故及医疗争议的组织调查协调工作。

死者公务员亲友也被“动员”起来  

  除了各级相关政府部门参与,内江“死而复活”案中的死者张厚明一些在政府机关单位的亲友也被“动员”起来,到医院对家属做“安抚工作”。张厚明在内江市建设局担任领导的四叔张兴文曾在事发后的凌晨1点被街道办通知到医院“实施安抚”。此后几天便再未能离开。张兴文坦言,“作为死者亲属,本来很悲痛,但作为一个有单位的人,又不得不执行政府要求,夹在中间,真的很尴尬。”[详细]

  据早前报道,临武瓜贩邓正加死亡当晚,邓的遗体还摆在事发现场,工作人员欲搬运尸体,被围观人群阻止。一名邓正加的亲属称,家族里是公务员身份者,均被相关政府部门约谈,要求“顾全大局”。[详细]

警方扮演“守尸人”:拿盾牌是为自我保护

  参与“抢尸”的警察同样感到尴尬。2010年1月9日,张厚明遗体被运回殡仪馆存放后,内江市市中区公安分局的警官杨旭(化名)扮演的是一名“守尸人”:防止死者家属到殡仪馆来“闹事”,或再次拉走尸体,以确保尸体在协商达成或进入尸检程序后能够顺利得到处置。

  回想起自己和同事参与的“抢尸”经历,杨旭还是感到有些尴尬,“很尴尬,老百姓也不理解,平常需要我们的时候,觉得我们很好;但遇上处理这类事情,实际吃亏的都是我们。”杨旭说,他的好几个同事都因为死者亲属的抓扯而脸上受伤。“之所以拿盾牌,戴头盔,其实也是为了自我保护。”杨说。[详细]

事态严重会向武警求救

  湖北石首厨师涂远高的非正常死亡,引发了戏剧性的“护尸”和“抢尸”拉锯战。2009年6月20日,成为 “护尸”行动的高潮。事发地永隆大酒店突然起火。这次起火的地方是一楼。当时有数千名群众和警察在场,但起火原因不明。涂远高的堂哥涂茂海说,一楼起火后,他们家亲属随即转移到了酒店外。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不在他们的掌控下。石首市政府不得不向武警求助。6月20日傍晚,从荆州等地调来的武警赶到,但被民众逼退。许多公安、武警车辆被民众砸毁。[详细]

“贴身陪护”死者家属:怕事情再闹大

  在涂远高的遗体进行解剖后的一个晚上,涂茂海从殡仪馆偷跑出来见记者说,他们所在地的镇领导,形影不离地守着他们,“他们要求我们马上火化尸体,不能再拖了。”

  内江“死而复活”案中的家属,同样也有过“贴身陪护”的经历。据家属称,上厕所也有警察跟着。事后,相关负责人表示,当时之所以让两个警察跟着死者亲属上厕所,是因为当时张厚明的妻子进厕所后就翻窗想往外跳,幸好被两名女警拉住,“如果跳下去了,网上一传播这个事情又闹大了。”[详细]

抢尸遭遇护尸:易引发群体事件
家属护尸的初衷只是想得到一个真相

  人们有理由怀疑,每一起抢尸事件背后,可能都有隐衷,所以才有了护尸行为。石首事件中,警察一再催促涂家将尸体拖走火化,但是家属和围观的民众赶走了殡仪馆的车。最终,涂远高的父亲涂德明决定:在儿子死因疑点未解开前,拒绝尸体火化。

  据早前报道,湖南瓜农事件中,邓正加的亲属和村民以存放死者遗体的冰柜为中心,围在文昌南路的事发现场。也是为了想要一个解决问题的说法,却遭到警察的持械追打。[详细]

抢尸反倒成为引爆点 并不不利于社会稳定

  石首事件也好,瓮安事件也罢,很多群体性事件都是由于所谓的“抢尸”导致激烈冲突,引发事件急剧升级。2009年,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,便是由抢尸直接引发的。当年6月19日凌晨1点左右,警车和殡仪馆车辆到达现场,想把尸体运走。被连夜守在那里的现场2000多名民众阻止。上万市民连夜上街,据称,大约4万名市民聚集在街头,人数达到最高点。[详细]